相关文章

源头断流 成都河道“深淘滩”(组图)

来源网址:

  都江堰岁修工程开启,在未来一个月,都江堰内江断流,成都市中心城区的府河、南河等18条河道将无源头来水。成都市水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,都江堰断流将在几天后影响到成都,届时成都将集中开展排水管网疏掏。

  影响 源头断水正是清淤疏掏时机

  排水管网作为城市生命线,也是城市防汛排涝和水环境治理的重要载体,随着此次都江堰岁修工程开启,成都市18条河道也将趁无源头来水之际,展开河道清淤疏掏工作。记者昨日在成都滨江路的合江亭、九眼桥等府河沿线注意到,目前的河水流量似乎并未发生变化。

  成都市水务局相关负责人介绍称,由于都江堰断流刚开始,对于成都河道的影响要在几天以后才能显现,“不过,水务部门已经做好了排水管网疏掏的部署。”

  据了解,成都市排水管网约9400公里,疏掏工作涉及面广、线长、难度大,水务局为此建立了“三项制度、一个档案”的工作机制,即月报、抽查、验收制度和疏掏工作档案,由成都市水务局根据进展情况开展不定期抽查和完工验收,严禁因疏掏管理不到位造成公共安全责任事故。

  事实上,在都江堰岁修之前,成都市金牛区、成华区、青羊区和成都市排水设施管理处结合今年30条黑臭河渠治理,已完成约150余公里污水管网的疏掏。随着此次断流清淤疏掏排水管网,成都市也将为确保明年汛期安全度汛以及水环境治理创造条件。

  现状 河渠缩减内环线内河道为零

  目前,除了府河、南河,实际上在成都已很难见到“流水”。成都城市河流研究会副会长张承昕透露,目前成都外环以内的各种河渠还剩70条,其中包括西郊河,总长度412公里。不过,成都内环线内河道为零。

  在一份《成都市中心城区河道现状图》上,张承昕介绍,流经成都市区的70条大小河流,部分河水已经断流,有的河道缩减,处于消失的边缘。比如,御河、金河在上世纪60年代被改建为防空洞,三道河被截流,蒋家堰、砖头堰等或填埋,或被部分加盖。

  张承昕说,成都在唐朝时期原名“罗城”,最早有四条河贯穿东南西北,分别是府河、南河、金河、解玉渠。它们构成了城下之濠,以巩固成都城防。历时千余年,只有府河、南河保存至今,金河在上世纪60年代被废,解玉渠消失得更早,元朝就没有了。

  都江堰卧铁重现天下

  12月11日,随着都江堰内江断流,埋藏于飞沙堰对面凤栖窝处的4根卧铁重现天下。

  最老卧铁经水冲刷400多年

  昨日下午,都江堰内江飞沙堰对岸的河床裸露,仅有河心位置有水。踩着鹅卵石搭成的“桥”,记者顺利过河来到凤栖窝。只见一个四四方方的槽内,横卧着4根铁棍。4根卧铁顺着河道的方向并排而卧,分别相距约1.7米,每根长约4米,直径约0.2米。泥沙掩盖了铁棍面容,距离河堤最近的那根铁棍上有不少凹坑,距离河床最近的那根显露出“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利部、四川省政府立”的字样。“边上这根是最老的一根,已经历经了400多年的江水冲击了。”都江堰文物管理局办公室主任付三云介绍,这4根卧铁中靠近岸边的一根埋于明代万历四年,第二根为清代同治三年,第三根为1927年铸造安放,第四根为1994年都江堰建堰225周年时铸造,并于1998年安放。

  卧铁可见程度关系灌区引水量

  卧铁是都江堰内江每年维修清淘河床深浅的标志。岁修清淤时必须淘够深度,以淘至见到卧铁为准,如果淘滩深度不够,内江河床太高,将减少成都平原来年春灌引水量,而如果淘滩过深,则会使过量的洪水涌入内江,导致内江灌区洪涝灾害。

  记者目测,飞沙堰段河床中心水平面不但未超出卧铁,反而低于卧铁约数十厘米。对此,都江堰管理局高级工程师介绍,今年7月,都江堰遭遇了60年不遇的洪水,河床冲刷严重,飞沙堰河床已经低于了“卧铁”的位置,因而,这次不但不淘,还要往河床填充土石,将河床抬高到与卧铁高度一致。“这也是这次内江截流岁修的最主要原因。”

  (据四川日报网罗向明/文)

  历史翻页

  成都曾是“水城”

  成都城市河流研究会的一份《光绪三十年图》详细介绍了成都历史上河流的分布。其中,建于唐朝晚年的金河是成都地理坐标和历史文化的象征。

  金河全长5公里,穿城而过,今天的青石桥曾横跨金河,相当壮观。

  另外还有御河,是明朝蜀王修建的“皇城河”,足有两公里长。

  那些消失的河流

  当年5公里金河,穿城而过

  明朝蜀王修建的 “皇城河”,即御河,还可行船

  半边桥、龙王庙旁边曾经都有河水流淌

  此次源头断流河道

  府河、南河、摸底河、浣花溪、陡沟河、凤凰河一沟、凤凰河、三吏堰、金牛支渠、苏坡支渠等18条河道 (由于有备用水源,成都用水不受影响,但是公园、湿地的景观会受到一定影响)